新加坡WTT大满贯赛事前夜:在质疑中成长新老更替正在发生

最近的世界乒坛弥漫着一种自然地、淡淡的“新老交替”的味道,正如我们现在所处的季节,春意料峭,生气萌发。

2月底,在瑞士蒙特勒落幕的欧洲乒乓球16强赛,23岁斯洛文尼亚选手达科4:3逆转战胜20岁瑞典新星莫雷高德,不仅成为史上首位获此殊荣的斯洛文尼亚人,更是在这场欧洲新生代的青春对决中占得先机!

在普遍大器晚成的欧洲乒坛,20岁已崭露头角的莫雷高德肯定算早,23岁摘金的达科也不算晚。

更值得一提的是,这场男单决赛是欧洲16强赛历史上迄今“最年轻的决赛”,两名选手年龄加起来也只有43岁。

如此青春洋溢的对决,我相信,即使是连续两次被莫雷高德击败、已经41岁的德国老将波尔,也会由衷开心。

3月6日,2022年LION杯日本乒乓球32强赛决出了最终排名,最终张本智和与早田姬娜分获男女单打冠军,获得了成都世乒赛的参赛资格。令人非常意外的是,替日本女队征战了十余年的石川佳纯、平野美宇落选。

特别是备受中国球迷喜爱的石川佳纯,在5-8名排位赛中,首战赢下了平野美宇,却伤到了脚,在随后与伊藤美诚五六名决赛中无奈退赛,彻底失去了参赛资格,是其自2007年萨格勒布世乒赛以来,15年来首次缺席日本队世乒赛阵容。

女单决赛是在22岁早田姬娜和20岁长崎美柚之间展开,同达科与小莫男单决赛异曲同工,早田同样是在大比分落后情况下,连扳三局逆转夺冠。

成名甚早的伊藤美诚有些被“拍在沙滩上”的感觉,1/4决赛即不敌长崎美柚,只是凭借全日本锦标赛冠军,成为了日本女队出战东京奥运会三名选手中,唯一一位幸存晋级成都世乒赛的幸运儿。

输球后的伊藤颇为无奈地说,“我不知道怎么在比赛中得分了,脚动不了,脑子也动不了。”

作为WTT系列赛最高水平的“四大满贯”之一,拥有官方认证的最高奖金,也是“四大满贯”中第一站,意义非比寻常。

中国队这边,有两个小细节引人注目:一是已经确定参赛男女共16名选手中,年仅17岁林诗栋位列其中,跨了至少一代人;二是在已经开赛的新加坡WTT大满贯资格赛中,通过外卡参赛的19岁向鹏、18岁蒯曼,均是两连胜继续往前走。

在22岁的王楚钦、孙颖莎尚在奋斗的日子里,林诗栋、向鹏、蒯曼们已经开始“抢班夺权”。

如果说中国队2021年东京奥运会的梯队建设,男队有些“保守”、女队有些“揠苗助长”,那么,现在的梯队建设更像是队伍自身新陈代谢带来的自然更迭,年轻人“往上冒”的趋势如春芽破土而出,幼小而不可抑制。

冬天过去了,春天不会远了。乒坛新势力慢慢成长起来了,世界乒坛的“春天”也不远了!

Leave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