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,李海鹏老师于《南方周末》发表特稿《举重冠军之死》,通篇使用白描的写作手法,准确、细腻地还原了一位亚运会举重冠军退役后,面对长期运动带来的伤痛、融入社会的窘状以及生活落魄等困境。

反应了当时金牌成为运动员生命中的唯一价值,高光过后,余生皆是下坡路的真实情况。

该文章一经发表,不仅引发“唯金牌论”的全民热议,更让人对运动员转型难产生了固有印象。

如今的情况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,现在人们不仅对运动员的态度不仅变得更加包容;甚至体育健将的每一次闪光,都在互联网的传播下,在中国制造的赋能下,衍生出商业价值、进而产生品牌价值。

每次大赛后,运动员同款产品、同款代言,甚至运动员的金句、商业合作,都能频繁引爆社交媒体,被大家广为传诵,进而转化成。

2020年7月24日,“00后”清华学霸杨倩在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中一举夺冠,拿下东京奥运首金。

跟她的枪法一样引人注目的,是她指尖的珍珠美甲、头上的胡萝卜发绳和小黄鸭发卡。

义乌一家首饰电商运营负责人表示,在“小黄鸭同款发卡”登上微博热搜榜后,他迅速更换了淘宝店封面图,当天就迎来了访客高峰,作为一款已经稍显“过气”的陈年旧款发饰,3天之内全店一口气卖出了7万件。

大众点评等平台上的美甲店开始上线奥运冠军同款美甲,射击店也迎来了一拨被奥运“种草”的消费者。

陈梦的乒乓球拍项链在比赛中途就被全网热议,可惜她戴的是定制款,网友买不着,于是周六福、周生生、义乌小商城们纷纷“惨遭”艾特,要求赶紧出同款。

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“套餐”,比如举重选手侯志慧的“夺冠三件套”——保温杯、热水、风油精。

不仅仅是同款,淘榜单发现,在直播间中,和奥运相关的商品也迎来了销量小高峰。

比如,在奥运比赛期间,可口可乐红色奥运限定罐在直播间的周销量超百万,吉列云感奥运联名剃须刀周销量也接近百万。

此外,奥运中国代表团安踏跑步鞋、奥运周边国潮外套、奥运徽章礼盒也均在直播间爆卖商品之列。

天猫数据显示,奥林匹克天猫官方旗舰店访问人数激增,同比增长超65倍。其中,中国队首金获得者杨倩的同款徽章上线后很快就已售罄。

远离大众视野很久的孙杨回来了,但地点不是泳池,而是在化妆品店做带货主播,该事件迅速上了热搜。

据悉,孙杨这次主要是三亚免税店的美妆产品。从直播画面中来看,孙杨表现比较自然,和工作人员配合熟练。作为曾经在世界赛场取得佳绩的运动员,孙杨似乎已经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。

据多家媒体统计,孙杨带货销售额近5000万元人民币。有业内人士保守估算,孙杨这两天的直播带货税后收入超百万元。

绝大多数网友对孙杨尝试直播带货持欢迎态度,认为只要合理合法,这是孙杨的权利;

但也有为数不少网友宽容地表示,过去孙杨赢得的荣誉更多的是为自己的膨胀和利益服务,没有好好利用获得的荣誉为社会做出正面引导,有争议的事倒是不少,希望孙杨做主播后,能吸取之前教训、认真履责,不要再重蹈覆辙。

这届网友可以说是很宽容了,从孙杨带货取得的成绩也可以看出大家不只是嘴上说说,是真金白银在支持。

体育明星作为曾经各自项目顶级流量的代表,存在走下巅峰或退役后的二次转型,这在过去一直是个难题。

如今,合理利用关注度,尝试直播带货、商业代言,在品牌成为各界共识后,已经成为了一种可能。

要知道孙杨并非首位直播带货的体育明星,此前,邓亚萍、林丹、杨倩等,都参与过类似的直播活动,消费者也都给予了相当高的关注,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,

相比于过去,现在运动员在赛场外似乎多了一条可选择的道路——打造个人品牌,实现商业变现。

尽管相当多的体育明星没有直播带货,但作为关注他们的粉丝,每一次转发和点赞都在助力他们形成个人品牌,不论他们最终是否选择变现,这些流量都有变现的可能。

而这背后的力量是大众对运动的关注不再局限于金牌,而是全方位、沉浸式地捕捉场内外的每一个细节,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,这也是民族自信的一种表现。

虽然偶有过于激烈的情绪蔓延,但大家已经学会了尊重运动员个体、松弛享受竞技体育的乐趣。

更为重要的是体育健将的每一次闪光,都在互联网的传播下,在中国制造的赋能下,衍生出商业价值、进而产生品牌价值。

比如,东京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一有所斩获,场外粉丝们就启动“一键三连”模式,先是发帖祝贺、接着进入社交平台顶热搜、然后火速冲进淘宝,扫货同款周边。

如果说2003年的《举重冠军之死》是引发全民思考的里程碑式作品,那么当下体育明星将关注度兑现,形成品牌影响力就是当下给出的“答案”。

这背后是中国互联网的“快”与中国制造的“能”,以及我们对这个国家的高度认同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