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地时间29日,欧盟27国环境部长达成共识,同意至2035年禁止在欧盟境内销售燃油汽车,该计划此前已获欧洲议会支持。

在欧洲能源转型的大环境下,德国南部、西南部等传统工业区中,博世、大陆、马勒、采埃孚等传统汽车供应商近年来不断裁员。同时,德国东部正逐步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新能源汽车、电池及芯片产业链。

“自2018年以来,我们已经吸引了70亿欧元的投资,较之前大幅增加。”德国东部的勃兰登堡州经济部长斯坦巴赫(Joerg Steinbach)如此表示。

汽车咨询机构艾睿铂(AlixPartners)亚太区联席负责人谢芾(Shiv Shivaraman)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德国汽车行业向电动化迈进,对主机厂和供应商都带来挑战。转型的速度由政策和市场等多方面因素决定,而这将继续重塑德国汽车产业的供应链。

目前,在德国东部城市格林海德,新能源车企特斯拉的第一家欧洲新能源汽车工厂已开始投产。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则宣布,将在德国东部城市马格德堡建造至少两家总投资170亿欧元的半导体工厂,系德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外国直接投资。

在1990年两德统一后的10年里,数百家位于德国东部的工厂关闭,失业率飙升,年轻人纷纷前往德国西部寻找工作。得益于较为成功的工业化进程,在德国西南部和南部地区,宝马、大众等汽车巨头异军突起。

海通证券科技行业资深分析师李轩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之所以德国汽车产业形成了一定程度的产业转移,部分原因在于政府补贴。德国政府近年来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、电池、芯片等产业发展,大部分补贴流向了东部地区。以英特尔项目为例,该项目获德国政府68亿欧元的财政支持,仅今年就提供了27亿欧元。随着德国能源转型步伐继续加快,东部地区仍有望获得财政支持。

德国总理朔尔茨曾表示,德国东部现在是“欧洲最具吸引力的经济区域之一”,他说,德国东部现在比德国其他地区拥有更多的可用土地,这在欧洲的中心地带是罕见的。特斯拉的格林海德工厂占地300公顷,英特尔在马格德堡的工厂则将占地450公顷,相当于620个足球场的面积。

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则表示,东部地区还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,“我们希望用可持续的方式生产我们的电池。对于能源密集型企业而言,可再生能源的可用性是一个关键因素”。

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德国工业企业饱受能源短缺之苦。近一段时间,德国被迫重启煤电,德国的煤价、气价、电价、碳价再度走高。洲际交易所(ICE)的数据显示,目前欧洲基准TTF荷兰天然气期货价格在135欧元/兆瓦时附近,欧盟碳价已升至近90欧元/兆瓦时。

据当地媒体报道,在德国东北部的勃兰登堡州,风能、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覆盖了该州94%的电力需求。

另有分析认为,德国东部地区还拥有一定的工业基础。比如,萨克森州拥有欧洲最大的半导体集群之一,同时该地区还有Robotron等电子制造商。

李轩分析,不仅是德国,目前全球的汽车产业都在向电动化方向转型。这带来的变化是,汽车行业将由“传统的发动机+变速箱+一级供应商”的模式,转变为“大三电系统(电池、电控、电机)+0.5级供应商”的模式。大三电系统的产业链基本聚集在亚洲,而长于智能化技术的公司集中在美国和亚洲。这意味着,欧洲企业在转型过程中需要重建本土电池、电控、电机产业链,或吸引外商投资。在此背景下,德国产业版图仍将继续改变。

“不过,无论从国内生产总值(GDP)还是就业角度来看,汽车产业对于德国及欧洲经济都至关重要。同时,新能源汽车产业也是全球多国争夺的未来产业高点,德国政府不希望曾经的优势产业衰落。况且,目前被能源转型政策波及的更多是汽车供应商,而主机厂的业务相对稳健。这意味着主机厂可以德国为中心,重新布局上游供应链。在这个意义上,德国汽车产业链的变化可能仅是重塑而非外流。”他进一步分析称。

谢芾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近两年来,疫情叠加乌克兰局势,使汽车行业由原来的全球化向区域化转变,这不仅体现在供应链,也体现在市场方面。在欧盟及各国政府推出的能源转型及芯片政策中,均强调了保障供应链安全的问题。在这一背景下,德国及欧盟其他国家可能进一步促进汽车产业链回流。

对于德国汽车产业版图是否将继续由西向东转移,哈雷经济研究所的分析师霍尔特莫勒 (Oliver Holtemöller)认为,尚待观察。“我们看到的投资是在生产方面,但研发才是最重要的,而研发则留在了传统工业区,这些区域的研发支出比东部高得多。”他说。

另据当地媒体援引的一份报告称,东德地区还面临着劳动力萎缩的问题。在未来15年内,42%的东德适龄劳动者将退休,远高于德国全国平均水平,这将对公司能否雇用足够技术工人带来挑战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